木木

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

月光

【屋里软一直惦记的月光,我的渣文笔,看完不要嫌弃啊🙈🙈🙈】

墓地
下着雨 

天暗沉沉 

      朴容主倚靠在墓碑旁,右手遮住红色的仿佛透血的字,自欺欺人。
     “华弟,我以后再也不跟你闹脾气了,我以后都听你的话,你说的我都相信,你跟我回家好不好,不要再把我一个人丢在家了好不好,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,好不好嘛,华弟,你回答我啊!你为什么不说话!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你舍不得我哭的,我一哭你就来安慰我哄我的,华弟,你抱抱我,我好冷。”朴容主闭上了眼睛,嘴角弯起了轻微的弧度,真好,华弟抱我了……

医院
     “容主,好好活下去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,乖,宝贝儿,别让我担心。”温柔的吻穿过朴容主的额头,缱绻而悲伤。
      我知道你很难过,所以我会陪着你,乖,你别哭,我又不能抱你。
      泪从眼角滑落,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。
     “病人潜意识里不想醒,内心逃避这个世界,梦里有他想要看到的,所以他不想回到现实世界,你们多跟他说说以前的事,对他的恢复可能会有帮助。”
     “谢谢医生,麻烦您了。”
     “容主,你要是能听到的话,就快点醒过来吧,爸妈都很担心你,他也会担心你的,他不会想看到你这个样子。”
      我想他,没有人会懂。


我和世界只差一个你
你不在了,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就断了
      朴容主蜷缩在卧室的角落,抱着腿,面无表情,突然就笑了,笑着笑着眼泪掉了下来,这个屋子里到处充斥着回忆,想一下捅一刀,一刀一刀插进去却流不出血。以前有多好,现在就有多痛,忘记永远比爱上难,你离开我没多久我就这么想你了,那剩下的人生我该怎么办……

      像以前一样想把他抱在怀里,吻去他的泪,哄着他逗他笑,揉着他的头发,轻咬他的耳垂,可是,突然就做不到了,只能一次次的穿过他,手伸着,却怎么都触摸不到他,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看着他难过。
      我答应过你不会再让你哭了,答应过你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我们都变成糟老头子,答应过你不会比你先走的。
      对不起,亲爱的,我失约了,我会一直爱你,可我希望你快乐,忘了我吧。

      “不要!”朴容主惊醒,四处寻找,“华弟,你在是不是,你在这是不是,我知道你在的,你舍不得我的,你怎么会舍得我!”朴容主瘫在床边嚎啕大哭,月光洒落,像折了翼的天使。

      我在,我一直在。

浴室
      朴容主走向浴室,打开水龙头,看着热水一点点地在纯白的浴缸中充满,换好第一次见面的衣服,倚靠着冰冷的瓷砖墙壁。
     “华弟,我太累了,对不起。”话刚落下,一道锐器划破皮肤的声音。鲜血喷溅出来,在雪白的瓷砖上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血花。左臂没有力气地垂落,拍击在满浴缸的热水中。
   血液因为水和温度加剧流动起来,仿佛被麻痹了一般,朴容主完全感觉不到钻心刺骨的疼痛,反而有一种解脱。
      模糊间朴容主看到了田书臣对他伸出了手,毫不犹豫的把手交给他,全心的依赖。
     “小傻瓜,怎么会有你这么傻的人,除了我还有谁敢要你,”
    “我只要你要。”
     这一次握住了,你再也不能把我丢下了。

评论(34)
热度(4)
©木木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