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木

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

离离源上草 73(完结)

“你会觉得孤独嘛,我要是先走了?”
“不会啊,因为你说,你会等我啊,不是嘛。”
😭😭😭🙆🙆🙆@七月流火 给七月表白写的炒鸡温柔❤️❤️❤️

七月流火:

(七十三)


从北京一路往东去,夕阳落山的时候,两人终于出了火车站,又打了一辆出租车才到了那个沿海的小城镇。


一下车王俊凯就闻到了一股潮湿的气息,转过巷子,有海风夹道而来。已经是晚上了,巷子里的灯笼一一亮起,随着微微的海风轻轻摇曳,这是一个有味道的城镇,透着些古老又浪漫的气息,也许是爱屋及乌,王俊凯瞬间就喜欢上了它。


大门敞开,能看到小院里灯火通明,王源拉了王俊凯的手停在了门外。


“别紧张。”


“没紧张。”王俊凯舔了舔干涩的唇瓣。


“紧张也不丢人,你才多大。”王源笑他,红彤彤的灯笼下,杏眼明眸。


王源总是时不时地就搬出年龄的硬伤,然后自己扮演出一副护着小鸡崽的样子,这让王俊凯感动又无奈。他故意挺了挺胸膛,又揉了一把王源的头顶:“放心吧。”


摸头这件事,就像是一个早就立下的契约,王源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,只要王俊凯温热的手掌抚了他的头顶,整个人瞬间就会变得安静乖顺,不管自己是老师还是学长,不管是在哪里做什么,这几乎是一种本能,然而每次等王源想起来要反抗的时候,王俊凯已经在满意地看着他笑了。


就像现在,王俊凯又亮出了他的招牌小虎牙,其实正是王源刚刚一瞬间表现出的乖顺给了他迈进这道门的勇气。


是为了王源而来啊,还有什么害怕的呢。他又重新牵起王源的手,先一步走了进去。


“这是祖辈传下来的老房子,有历史了,爷爷去世后,我爸妈舍不得荒废,就从市区搬来了这里,我爸说小城镇有小城镇的古朴,他在这里安心。”王源解释着,“不过可能住起来你会觉得不如北京舒服。”


“你在哪哪就好,你在担心什么,王源儿。”王俊凯笑着说。


“好像自从和我在一起,你的生活水平就下降了很多。”王源吐吐舌头。


“嗯,说的也是,不过幸福指数在上升。”王俊凯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句。


王源还来不及脸红,就被拉上了门厅的台阶。


“爸,妈,我们回来了。”王源赶紧笑着推开了门。


“源源!”是许雯的声音,透着惊喜,“不是说了让你提前打电话,好让你爸去接。”


“没事。”王源笑着就把王俊凯拉进了屋,“妈,这是王俊凯。”


许雯尽管做好了一万个心理准备,可当王俊凯真地站在面前,还拉着自己儿子的手时,脸上还是禁不住泄露出了一丝尴尬。


“阿姨好。”王俊凯谦逊又恭敬。


“源源回来啦!”王景熠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从后面厨房里走了出来,看到王俊凯的一瞬间就笑了,“这就是王俊凯吧?”


“是,叔叔好。”


王景熠上下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儿子高出一头的年轻学生,相貌俊郎,一表人才,心里不免又多出一份喜欢,他悄悄碰了一下许雯的后背,热情地说:“小凯,我们也可以这样叫你吧?”


“好。”王俊凯一边答着心里却是一惊,除了周慧,好像也只有王程和陆煦这么叫过他了。


“在这别见外,就当是自己家吧!”王景熠说。


许雯这才回过神来,心中又升起一丝心疼,赶紧换上了笑脸:“是啊,小凯,就当是自己家吧。”


“好,谢谢叔叔阿姨。”王俊凯有些感动。


“妈。”王源说着就上前搂了许雯,“好想你啊。”


“想我还不早点回来!”许雯拍了王源的屁股。


“以后会啦。”王源笑嘻嘻地撒了个娇,王俊凯就站在他身后看着那个圆圆的后脑勺宠溺一笑。


许雯到不好意思起来:“看你这么大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

“你不是说我一直都是小孩子吗?”王源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。


“你看小凯,看起来比你还成熟。”


“爸,你说我妈是不是一个善变的女人。”王源找了个救兵。


“嗯。”王景熠笑着点点头。


“你们父子俩就狼狈为奸吧,小凯,我们去厨房。”许雯伸手就拉了王俊凯。


“嗯。”王俊凯赶紧用另一只手把身上的背包递给王源跟着许雯进了厨房。


王源把两个双肩包都放在沙发上,转身很认真地对王景熠说:“爸,你是不是和王俊凯的爸爸联系过?”


“嗯,要不是他,也不能说动你妈妈,源源,不管怎么样,爸爸妈妈都是爱你的。”


“谢谢爸。”


“其实这件事想开了也没什么,多个儿媳多个儿子都一样。”


“呃……”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

“去收拾收拾吧,把东西放回你的房间。”王景熠拍拍王源的肩膀,“我去厨房看看,你别担心。”


王源当然知道王景熠让他别担心什么,说实话,他现在完全不担心了,王俊凯不会被为难的。


“小凯会做饭吗?”厨房里,许雯正和王俊凯聊着天。


王俊凯正在剔着虾线,“嗯,还是跟着王源学的。”


“他也是个半瓶子醋。”许雯笑着说。


“他做得挺好吃的,去了重庆还学会了做小面。”


“一会儿你尝尝阿姨的手艺,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
“谢谢阿姨。”


两个人正说着,王景熠就走了进来,继续切着刚才的菜。“没几天就过年了,小凯,明天我们一块儿出去办年货吧。”


“好啊,我长这么大都还没买过年货呢。”


“人很挤的。”许雯说。


“不怕挤。”王俊凯其实还有点期待和王源一起买年货。


“小凯,你家里的事,我们都知道了。”王景熠思前想后,还是觉的得让王俊凯知道。


王俊凯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抱歉地说:“让叔叔见笑了,我知道,这对王源儿……”


“没有,我们不是这个意思。”王景熠打断了他:“这不是你的错。我是想说,既然生活是这个样子,就好好地接受它,你爸爸有自己的家庭,如果你不愿意掺和进去,以后过年就跟源源回来,等过完年再回重庆看他。我跟他聊过了,其实天下父母都一样,哪个肯真的割舍下自己的孩子呢。”


这些话真诚而又温暖,王俊凯怎么能不感动。


“我知道了,叔叔,过完年我就回重庆一趟。”


“嗯,让源源陪你回去吧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“小凯,你不介意地话,就把阿姨当你的妈妈,以后就不要见外,想要什么就说。”


王俊凯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听见一声清脆的薄荷声:“妈!”


王源一边走一边叮嘱着:“小龙虾做成辣的啊!”


许雯回头就笑他:“怎么,去了趟重庆学会吃辣啦?”


“辣的好吃。”王源嘿嘿一笑跑到王俊凯身边和他一起剔虾线。


王俊凯哪里不知道,王源是想照顾他的口味,就着满是虾腥味的手故意刮了王源的鼻子。


“噫!”王源躲了一下,也不管父母就在身边,还手去摸王俊凯的鼻子,王俊凯最怕这种腥味,两人不知不觉就打闹起来。


直到饭菜都端上了桌,你捅我一下,我打你一下这种小孩子的幼稚行为都没有停下,像是回到了一年前那个老旧小区。


王俊凯现在知道王源做饭的本事都是从哪里学来的了,许雯的手艺甚至超越了原来别墅里的那些阿姨。他偷偷给自己定了个计划,这个寒假,一定要学个八九成,以后王源就能天天有口福了。王景熠拿出了珍藏的陈年老酒,王俊凯抢了王源的杯子,自己陪着王源的爸妈喝。


许雯看着王俊凯一副护犊子的模样,冲王景熠使了个眼色。


“这下放心了吧,你儿子好命哪!”王景熠也不顾王源的面子,就这么把话说了出来。


王源刚接过王俊凯剥好的虾,耳朵嗖地一下子就红了。


“我有俩儿子呢,以后都会是好命!”许雯把自己手里的虾肉给了王俊凯。


“是是是,我们都好命,以后就剩下好日子了!”说罢意有所指地端起酒杯和王俊凯碰了碰。


“谢谢叔叔阿姨,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说过,但心里不止一次羡慕过别人,一家人一起吃饭会是什么样子,难以想象。”王俊凯站了起来,“以后,我会和王源儿一样,好好孝敬你们。”


“好孩子,快坐下吧。”许雯心疼地说。


王源没想到王俊凯一向高傲却能说出这一番话,又惊讶又是感动,悄悄在桌子底下握了握王俊凯的手,王俊凯就一只手和他十指相扣,另一只手夹菜端酒。但他毕竟没怎么喝过白酒,又是珍藏的纯酿,饭吃好的时候,也有些微醉了,不过精神还好,许雯和王景熠收拾桌子,王源打了招呼就扯着他回了自己房间。


“不能喝了就说呗,不然我爸以为你还能喝。”


“还好吧,没事。”


“怎么没事,看你脚下都没了准头。”王源推着他坐在床上。


“别担心。”王俊凯捏捏他的手。


“你歇会儿,我去放洗澡水。”王源转身要走。


“等等。”王俊凯猛然用力把他往回拉。


王源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就扑到了他身上,把坐着都有些晃晃悠悠的王俊凯直接摁在了床上,一声闷哼。


“啊,对不起。”王源抱歉地撑起身。


王俊凯嘴角一歪,笑着把王源直接搂进了怀里,右手摁了他的后脑勺,把王源鲜嫩的唇瓣就送到了自己嘴边。


王源整个口腔鼻腔就全都充满了酒精的气味,也许是心理作用,王源没有见过这样的王俊凯,总觉得他今晚有些不同,似乎多了些掌控的味道,又多了些让人可以依赖的感觉,总之这个酒精的味道竟然有些好闻,吻着吻着,王源好像也被酒精熏醉了,双颊滚烫,天旋地转。


然后墙上的挂钟响了,随着钟摆的节奏,狠狠地敲了十下,终于叫醒了忘情的两个人。


“呃,那个……我,我先去放洗澡水,你别睡啊,等一会儿。”王源现在才想起来,毕竟是在家,而且门没锁,他慌乱地从王俊凯身上爬起来,溜出了卧室。


王俊凯舔着小虎牙看着房顶就乐了。


调好了水温,王源帮王俊凯拿着干净的衣服,把他推进了浴室。转身要出去的时候,王俊凯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,眨着两只大眼睛说:“一起起啊。”


“洗你个头!”王源把毛巾扔在王俊凯的头上红着脸跑了出去。


王俊凯晕晕乎乎地把毛巾从头上抓下来扔在洗手台上嘟囔着:“不洗就不洗,生什么气啊。”


不过没一会儿,王源又回来了,把自己T恤搭在肩膀上,就站在门外守着,“王俊凯,你随便冲一下得了,别睡在里面了啊。”


没有声音,王源又喊了一遍:“王俊凯?你听见没?”


“嗯,知道了。”声音瓮声瓮气地传出来。


王源这才放心地靠在了墙边,拿着手机玩。


“看什么?”才过了十几分钟,王俊凯就推门出来了,抢过王源的手机。


王源闻到王俊凯身上的酒味散了,只剩下了沐浴的香味。“你先回去睡吧,我洗澡。”


“快点啊,我等你。”王俊凯拿着手机就走了。


“……”王源看着王俊凯虽然脚步虚浮,可依旧挺拔的后背突然就脸红了,干嘛要说等不等,气氛怪怪的。


王源洗好以后以为王俊凯睡着了,毕竟喝了酒会犯困他自己亲身经历过。悄悄推开门,发现灯亮着,王俊凯竟然靠在床头玩手机。


“怎么不睡?”王源还擦着滴水的头发。


“等你啊,过来。”


王源坐到了床边,王俊凯就拿过毛巾帮他擦起来。


“你不困啊?”


“困,但是有话跟你说。”王俊凯一边温柔地帮他擦着一边打了个哈欠。


“要不明天再说?”王源心疼他。


“明天还有明天要说的话,有些话就要今天说,不能等。”


“什么话这么重要?”王源抬起头来看他。


“想说谢谢你,王源儿。”王俊凯把他的脑袋摁下去,继续擦。


“谢什么?”王源乖乖低着头,盯着地板。


“谢谢你在北京等我,还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了我。”


“你是说今晚,我爸妈?”


“不止,还有很多,你的老师,你的同学,你的家乡,还有你的以后。”


“你的也都分享给了我啊。”


“那不一样,我本来一无所有,认识了你,才渐渐的什么都有了,老师,朋友,前途,亲人,最重要的是,有了一个肯陪我度过这一生的人。”


“王俊凯。”王源拿下的他手里的毛巾,转过身看着他,“那是因为你很优秀,值得拥有这些。”


“也值得拥有你?”王俊凯帮他理顺着头发。


“当然值得。”王源突然提高了声音。


“那,没写完的情书,今晚要写完了。”王俊凯捏捏他的鼻头。


“什么?”


“上次只写到了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今天可以写,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了。”王俊凯吻了一下王源的嘴角。


“你还记得?”王源惊讶。


“嗯,你说的话我都记得。”王俊凯坐在王源背后,把他搂进怀里,“王源儿,去年春节,你有没有想过我?”


王源想起了那个有些惨淡的除夕夜,在北京的大街上冻了很久,终于是没打出去那个电话。


“何止想过啊,满脑子都是你,在公用电话亭下坐了半夜。”


“我一直在等,翻遍短信和未接,没有一条你的消息。”


“今年,可以好好说新年快乐了,王俊凯。”王源眼眶湿润了。


“嗯,可以好好说新年快乐了。”王俊凯像是松了一口气。


“这就是你今晚必须要说的话吗?”


“嗯。”王俊凯又轻轻捏了王源的下巴,“不过,明天要说的,也可以提前预支。”


“还有明天要说的?”王源眨了眨眼,不敢相信话还可以分今天说的和明天要说。


“嗯,不过你想要知道,可以先提醒你一下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《古文观止》。”王俊凯眼神有些戏谑。


“……”王源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灌了整瓶白酒,一下子就上了头。


“为什么藏起来?”王俊凯凑近他耳边。


“因为……因为你还小。”王源想要埋下头藏起自己的羞耻。


“不小了。”王俊凯声音很轻,但却有蛊惑的味道。


“再……再等等……”王源不敢直视王俊凯的眼睛。


本来王俊凯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,可是王源越害羞他却越勇敢。


“嗯,是要再等等。”王俊凯吻了王源跳动的睫毛,“所以我说明天再说的,毕竟,你今晚吃了麻辣小龙虾。”


王源虽然不懂,只隐约中猜到些这是为什么,可王俊凯又怎么会知道的!


感受到王源一刻的僵硬,王俊凯笑着说:“付磊他们说的没错,百度是个好东西,什么都能查到。”


王源一下子脸烧得比麻辣小龙虾还红,他不敢想王俊凯究竟百度了些什么!


“明天试试你就知道了。”王俊凯今晚似乎通晓了读心术,把王源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都看得透透的。


“明天,明天要买年货。”王源慌乱地转移着话题。


“你紧张什么?王源儿?”


“没紧张啊。”王源咬着牙把几个字说得平淡。


王俊凯偷偷笑了一下,觉得逗够了,就吻了一下王源的额头,放开了他。


王源才松了一口气:“睡觉吧?”


“好。”王俊凯随手关了灯,照旧把王源搂在怀里。


夜静悄悄的。


过了一会儿,王源动了动,又睁开了眼睛小声说:“好像睡不着。”


“那再聊一会儿。”


“聊什么?”


王俊凯轻轻抚着王源的后背笑着说:“聊正经事呗,明天要买年货,后天打扫卫生,接着就是包饺子,贴春联,守岁,拜年……”


“这么一说,过年还真忙啊。”


“忙了好,我以前都很闲的,这些都没做过。”


“以后我们都一起过年。”王源抬头吻了一下王俊凯的嘴角,安慰他。


“嗯,一年一年,王俊凯就和王源一起变老了。”


“肯定是我先老啊,我七十七了,你才七十。”


“那多好啊,我一直照顾你到老。”


“我会死在你前面的。”


“我一定努力不死在你前面。”


“会觉得孤独吗?”


“不会啊,因为你说过,会等我。”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评论(3)
热度(2062)
©木木
Powered by LOFTER